我在佛學院的日子─佛光山栽培了我

【高雄訊】我記得師父的《往事百語》裡面有一篇文章,叫做〈破銅爛鐵也能成鋼〉,那篇文章是大師講他對人才的運用。事實上我在佛光山的僧團裡面,並不是優秀的,也不是口才好的,學識上也不是頂尖的,可是大師會看到一個人的優潛能。

我在幫師父做完《佛光教科書》的時候,他說:「你有美術的天份,應該再去讀書。讀個研究所。」我說:「師父,我來跟你出家,就是想要跟你學習佛法,並不是想要再去社會上讀書。」師父當時講的一句話,讓我印象深刻,他說:「你不要學歷,但是信徒要看學歷,所以你還是再去讀個研究所。」我就跟師父說:「我不見得能夠考得上,因為你要叫我跨領域的學習。」師父想了想,就叫我去找文化政策以及博物館學這個領域的科系。有一天,又是把我帶在旁邊,從口袋抓了一把錢放在我手上,他說:「你現在就剩下半年要考試了,這些錢拿去買考試要讀的書。」我說:「師父我如果考不上怎麼辦呢?我覺得很對不起你,這個錢也還不了你。」那時候是在20年前吧,五千塊也不少啊!師父又跟我講一句話:「你也不要太有壓力,你要去考試,只有你知我知,如果沒考上,也沒有人知道,如果考上了,再跟大家宣布好了。」突然間我就覺得輕鬆了,因為沒人知道我要考試。結果我因緣很好,一放榜,我考了那個系所的第六名,大師就很高興,但是他又告訴我:「我不是叫你去讀書的,我是叫你去認識老師跟同學,因為研究所裡面有很多在職進修的,你必須有一些社會的朋友,你才能夠弘法。還有你必須由老師的資源,你才能夠弘法」,那個時候我心裡想。師父你怎麼想得這麼遠,我的同學跟我的老師這麼了不起嗎?

果不出其然,馬英九時代的文化部長洪孟啓就是我的老師,台北市立美術館黃光男館長是我的老師,歷史博物館張譽騰館長也是我的老師,等到我做佛陀紀念館館長的時候,這些前輩都是我的老師,所以很快的就把佛陀紀念館跟所有的博物館,跟文化界接上了線。我想20年前,沒有人會想到星雲大師的遠見,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。現在佛館跟台灣文化界的接軌非常順利,也是因為這一段善因緣。師父培養了我,我現在也希望能夠提拔佛光山年輕的一代,不管是出家眾、在家眾。我很感恩師父這樣栽培弟子,事實上我並不具備很好的資質,但是就像他講的,「破銅爛鐵也能成鋼」。


Back to top